毫厘财经 财经正文

爱建集团控制权剧斗引政府介入 上海市政府登门拜会广州市政府

2017/6/30 11:51:25   来源:证券时报

自今年4月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举牌爱建集团(14.9800.000.00%)(600643)以来,围绕华豚企业、广州基金、均瑶集团和爱建集团的攻守角力让市场炫目。

  6月27日晚,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爱建集团首度披露两封实名举报信,直指华豚企业增持爱建集团过程中涉嫌信披违规,内幕交易。一封指向华豚企业的收购资金来源,一封则指向大量的暗仓交易。广州基金和华豚企业方面均否认举报指控。

  就在爱建集团控制权争夺陷入胶着状态时,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上海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将会同上海市国资委、金融办和统战部相关领导将于今日(6月30日)奔赴广州,与广州基金背后的广州市政府和广州国资委等相关领导会面。

  广州基金股权示意图

  据相关知情人士称,这次沪穗两地政府会面,将商讨爱建集团股权纷争的问题。“谁的爱建”或将随着两地政府直接接入,出现转机。

  政府出面 亲自斡旋

  回溯事件,华豚企业及广州基金今年4月14日首次举牌爱建集团。自4月17日起至5月25日,爱建集团先后以“有关事项待核查、重大事项未披露”等为由,持续停牌。爱建集团6月24日最新停牌公告显示,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将从5月25日继续停牌不超过3个月。

  对于爱建集团的停牌问题,交易所已多次下发监管函。6月26日的监管函中,交易所据此指出, 根据《公告》,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爱建集团自5 月 25 日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三个月,但爱建集团预计前期披露筹划重大资产重组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一个月。交易所要求其自查并披露预计停牌时间存在前后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对此,爱建集团6月27日晚回函称,原计划停牌不超过一个月,但因重组工作内容,一个月时间无法完成相关工作,因此,公司申请继续停牌,此次停牌时间不超过三个月。爱建集团透露,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规模较大、范围较广,其主营业务涉及金融、城市开发、 休闲旅游、大健康等领域。

  接近举牌方华豚企业的人士认为,爱建集团数次停牌申请披露内容,均含糊其辞,不明确披露具体事项,使人有理由质疑其通过拖延复牌为要约收购设置障碍,侵犯投资者的交易权。另外,该人士透露,华豚的举牌资金来自资本金,不存在杠杆因此即使爱建集团持续停牌,也没有资金压力。而广州基金70亿收购资金也已到位,只待爱建复牌。

  今日,上海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将带队赶赴广州,与广州市政府相关领导会商,旨在解决爱建集团控制权争端问题。据知情人士分析,双方斡旋结果将直接决定爱建集团控制权归属问题,从而对爱建集团下一步动向起决定性作用。

  上海市方面拟赴广州会商相关领导

  陷入揭短口水战

  在爱建集团6月28日召开股东大会前夕,公司披露两份举报信,让股权争夺陷入相互揭短的口水战。

  其中一份举报信核心内容是,指控华豚企业增持爱建集团股权中,涉嫌信息披露严重违法违规及内幕交易等情形。

  该实名举报人称,在华豚企业举牌爱建集团前的3月18日晚间,华豚企业方面顾颉(董事长)、钱永伟等人会见均瑶集团相关人士,前者拟以10亿元补偿,让均瑶集团退出爱建集团。此外,举报人称顾颉曾当场表示,多个账户早已建仓爱建集团,前九大基金等相关账户持股比例已超过 12.3%。

  上述均瑶集团系爱建集团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08%,曾于4月17日晚间抛出增持计划,拟在12个月内至少增持爱建集团3%的股份。此外,均瑶集团亦拟通过参与定增方式曲线增持爱建集团直至入主,该定增计划已获批复。

  不止于此,爱建集团第一大股东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持股持股12.3%)也曾公开发声,支持均瑶集团入主爱建集团。

  举报人还表示,当时顾颉透露,准备向市场征集股票(要约收购),目的是通过征集方式将所有关联账户股票归集起来,规避已有的内幕交易,广州基金为此准备大约 70 亿资金,该方案能让均瑶集团对爱建集团的定增落空或无限期拖延。

  对此,接近广州基金的人士称,上述举报性质非常严重,如果成立将构成刑事责任。不过,前述人士强调举报内容并不成立,在一致行动人华豚企业正式澄清前,广州基金不便回应。另外,该人士认为,爱建集团在28日股东大会前夕披露举报信,其中的考量,“相信市场会有自己的分析”。

  顾颉也否认举报信的指控。“我们对爱建集团,不存在未披露之外的持股,所谓的前九大基金账户是公开资料,都可以核查。”

  6月29日,顾颉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华豚企业确实与均瑶集团有接触,但并非举报信上所称的3月18日,而是在华豚企业今年4月份首度举牌,且爱建集团4月17日停牌之后。

  “截至目前,还没有监管部门因为举报内容与华豚企业接触。”顾颉表示,不想陷入相互揭短的口水战,这次不再在官网澄清。他表示,随着广州基金作为要约收购的实施方,华豚企业将扮演纯粹的财务投资者角色。

  据曾参与上述会面的人士透露,今年5月至6月22日期间,爱建集团、均瑶集团、广州基金和华豚企业四方会面次数多达十数次,各方均有高层代表出席,“不排除会面期间,有人将会谈内容录音,拼凑出录音作为证据。”

  就双方多次会面商谈的内容,该人士称,广州基金的态度开放,同意均瑶集团作为爱建集团的重要战略股东,允许其持有与完成要约收购的广州基金接近的股权比例,但必须出让爱建集团控制权。

  按照早前披露,如果广州基金完成对爱建集团30%股权的要约收购,加上华豚企业举牌的5%股份,广州基金将最多持股35%。而均瑶集团方面,若成功参与爱建集团定增,且考虑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的持股比例(潜在一致行动人),双方总持股比例将达28.57%。再加上均瑶集团3%的增持计划,均瑶集团持股比例有望升至31.57%。

  上述人士透露,会面双方就未来爱建集团董事会席位的分配上发生严重分歧,导致在6月22日双方最后一次会面后,不欢而散。

  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有媒体报道,身兼均瑶集团和爱建集团董事长的王均金表示,公司支持依法合规的市场行为,但不支持违法违规的恶意操作,并希望相关部门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对象,以保护全体股东的利益。

  另据了解,爱建集团股东大会现场,不少股东要求公司对停牌、重组等给出明确说法,个别散户更情绪激动呼吁复牌,一度造成场面混乱。不过,华豚企业和广州基金方面均表示,当日并未派任何人参加爱建股东大会。

  举报人已遭报案

  爱建集团披露的另一封举报信,6月21日已在坊间流传,相关实名举报人为华豚企业关联方上海华豚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豚金服”)法定代表人闵凯波。

  上述华豚金服及华豚企业均系华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豚集团”)控股子公司。

  举报信的核心内容是,华豚集团借助华豚金服为载体,通过多个华豚集团购买和操纵的空壳公司,伪造交易背景,将该公司的相关专项资金,转移到华豚集团,并用于华豚企业的增资扩股,收购爱建集团股权。

  21日当晚,广州基金和华豚集团先后抛出声明反击,直指闵凯波对公司具有极大的不满情绪,举报是意图给本次要约收购造成障碍,并强调华豚企业前期举牌爱建集团所用资金均来自其股东缴纳的资本金。

  华豚企业在声明中更指出,闵凯波等人因为涉嫌盗窃公司相关财物已被华豚集团于今年3月7日在上海报案,公安部门于3月13日出具《立案告知书》。今年4月,华豚金服已罢免闵凯波一切任职。

  华豚科技有限公司系华豚集团控股孙公司

  爱建集团27日晚披露的澄清声明,媒体报道中所涉及的华豚金服系华豚集团子公司,其主营业务为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及线下刷卡消费商户之间的消费快速结算,不涉及通过互联网向不特定多数投资者募集资金的行为。华豚金服的股东已于2017年2月19日作出关于停业清算的相关会议纪要,并停止了全部业务经营活动。

  “我们将相关的澄清声明以公告形式递交到上市公司,与回复函一起在上周已递交,但回复函公告了,澄清声明未有同时公告。”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28日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不过,爱建集团28日晚公告称,公司在27日才收到华豚企业的《澄清声明》。随着两地政府层面的介入,爱建集团事件可能会出现转机。


责任编辑:zhaoyue

相关阅读

毫厘财经 Copylift © 2017 haolicaij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