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厘财经 财经正文

张喜武官场滑铁卢:不爱钱爱权 或与神华腐败窝案有关

2017/7/14 14:05:12   来源: 新浪综合

相关阅读:

国资委原副主任张喜武消失的三个月:或涉神华腐败案

国资委原副主任张喜武被撤职 据传涉及股票关联交易

2017年3月9日,时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的张喜武就“国企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图/视觉中国2017年3月9日,时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的张喜武就“国企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图/视觉中国

  张喜武的官场滑铁卢

  因严重违纪受到党内、行政撤职;撤职前任国资委副主任;神华集团在其任期内出现利益输送、腐败问题

  来源:新京报

  7月3日,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因严重违纪受到党内撤职和行政撤职,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所得。给予其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

  曾掌印“世界第一大煤企”,以“勤勉”和改革派示人的张喜武,在37年的职业生涯中,从基层技术员到“杰青”博士,商界领袖,升任国资委副主任后,频频担任新闻发言人指点“国企改革”,最后却因严重违纪而遭遇官场滑铁卢。

  有人说他“不爱钱,爱权”,有人说他“敢想敢干”,但在“出事”的原因方面,许多人还是将目光盯在了他任职19年的神华集团身上。

  消失的“行家”

  2017年3月22日,国资委党委、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召开案件通报会,时任国资委副主任的张喜武主持会议,这是张喜武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此后的三个月,张喜武进入“消失”状态。4月12日,国资委党委理论中心组召开学习会,张喜武的名字就没有出现在国资委领导名单中,引发外界猜测,4月13日,国资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中,张喜武继续缺席。有媒体报道,直到6月30日,国资委官网“机构概况”栏目已悄悄撤下了张喜武的领导消息。

  有传闻猜测,张喜武受到调查,与神华集团的腐败“窝案”有关。

  在中纪委两轮巡视期间,神华集团共处理271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01人,对25个基层党组织通报批评和诫勉谈话。

  7月3日,当张喜武“打探巡视信息”的违纪问题被公之于众之后,有人认为,他是在打探有关神华的事情。

  在张喜武被宣布党内撤职后,7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甄久春(正厅级)决定逮捕。

  在2014年中央巡视组进驻神华前,张喜武已经离开神华,调任国资委,被撤职前,张喜武在国资委领导中排名仅在党委书记郝鹏、主任肖亚庆之后,58岁的他还是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一位熟悉张喜武的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他懂技术,懂国企,懂市场,工作雷厉风行,改革大刀阔斧,是个“懂企业的行家”,主持国企改革任务后,央企“四项改革”和“十项改革”试点的推出,都与他相关。

  暴露的“黑洞”

  2014年,中央巡视组进驻神华集团,并发现系列突出问题。在此之前,张喜武已在神华任职达19年之久。

  中纪委的巡视暴露出神华集团长期的“管理混乱”:工程管理混乱和经验销售混乱。值得注意的是,中纪委在对神华集团的两轮巡视中披露,神华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两黑”:神华煤炭灭火工程存在利益输送“黑洞”,和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黑金”。

  中纪委通报显示,神华集团煤炭灭火工程管理混乱,一些私人老板受利益驱动并得到“权力”庇佑,打着灭火工程旗号大肆开采和销售煤炭,甚至故意制造煤田火点,谎报灭火项目。有的灭火工程层层转包,造成生态破坏,事故频发。灭火工程成为少数人的“暴利工程”,形成“链条式”腐败。较长时间内,神华集团煤炭经营销售管理混乱,少数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形成较大寻租空间。有些企业领导人在煤炭经营销售中结成利益同盟,利用煤炭政策价差谋取私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这次“黑洞”事件爆发后,神华随即查处了张文江、牛进忠和刘宝龙3名神华集团下属神宁煤业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并移送至司法机关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被移送司法机关的神宁煤业集团负责人张文江,正是张喜武在担任神华集团总经理时被调任到集团的。2007年,张文江由神宁煤业集团董事长任上被调动至神华集团公司,任总经理助理,彼时,张喜武正担任神华集团总经理一职。

  在张文江被调至集团总部后,张喜武也迎来在神华新的“巅峰”,2008年,张喜武出任神华集团董事长,这是他主持神华生产经营工作的第十个年头。

  到2014年调任国资委之前,他收获了《财富》2012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世界煤炭协会轮值主席等荣誉。

  2014年,时年56岁的张喜武从神华集团调至国资委,此后随着“黑金”、“黑洞”的爆发,神华掀起反腐风暴。

  一位煤炭行业业内人士透露,“此前,在煤炭行业,通过政策价差牟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虽然无法明确‘黑金’、‘黑洞’是否与张喜武有直接关联,但在他担任主要领导期间形成这样的利益链,他有不可推免的领导责任。但从降级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的处分来看,和其他落马高官相比,算轻的。”

  诟病的煤炭定价机制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不爱钱,爱权。”一位了解张喜武的业内人士透露,张喜武总是面带微笑,为人低调,鲜有接受采访,也没有过多的公开个人信息。

  对于“爱权”的具体情节,该人士不愿多说,但他表示,如果仔细看在神华被巡视之后,对定价制度的调整,就能反映出张喜武在任时的一些问题。

  神华公布的巡视整改情况称,就巡视发现的问题,神华特别就价格管理与执行形成了“5+1”(总经理、总裁、分管领导、销售管理部、销售集团共同研究和董事长参加重大事项决策)会议决策制度,审定和批准商品煤销售价格的调整变动等事项,并报总经理常务会备案。

  与之相反的是,在2003—2012年期间,神华在重点合同煤销售过程中存在年度订货方案决策程序不规范、缺少制度约束、价格自由裁量权过大、客户分类标准不清等问题。

  有关“权”的话题甚至延伸到了能源监管部门。2014年,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查,从其家中搜出的赃款2亿多元,当场烧坏一台点钞机。

  魏鹏远与张喜武曾同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前身为阜新矿业学院)采矿专业77级的学生。在魏鹏远落马的同时,张喜武所在的神华集团也曾因涉嫌黑幕交易频繁出现在新闻中。

  不过此后不久,神华方面便公开回应称,魏鹏远的落马与神华没有关系,其负责项目审批与企业的内部经营不会有关联。

  “进与退”的哲学

  1980年,22岁的张喜武大学毕业,呼伦贝尔草原上的大雁矿务局成为他的第一站,他在这里度过了职业生涯最初的13年,先后担任第二煤矿技术员、技术区长等职务。

  勤奋,爱钻研,善于将技术应用到生产中,是大雁人对技术员出身的张喜武最深刻的印象。他甚至在这里拿下了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荣誉,也为他日后在神华的“传奇”打下了基础。

  作为神华产量“传奇”的缔造者,在张喜武2008年升任神华董事长之前,神华煤炭产量由1998年的500万吨增加到2008年的2.81亿吨,10年内增加55.2倍。在这背后,“规模扩张”与“人员缩减”成为张喜武执掌神华19年间的两大关键词。

  一位熟悉神华的业内人士介绍,当时神华的迅速发展,得益于张喜武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机械化创新,神华形成矿路港一体化开发、产运销一条龙经营发展模式。“敢想敢干”也是不少神华员工对他的评价。

  得益于大雁矿务局工作时期积累的机械化经验,张喜武到神华后继续不断提高自动化、信息化水平,当时在神东矿区,就几乎看不到一点煤炭。

  时任神华集团公司总经理的张喜武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介绍,采掘机采下的原煤落到传送带上,由传送带直接送到了洗煤场,煤洗好后再送入储煤场,很快装上火车被运往四面八方。

  由此带来的反应是机构的缩减和人员的下降,据《人民日报》报道,1998年神华将神府、东胜两个公司合并为神东公司,将原来的27个减为13个,职工总数由原来的10233人减为9676人,当年吨煤可控成本明显下降,仅此全年提高效益8500万元。

  2000年,神华接管“西三局”乌达、海勃湾、包头3个矿务局,由于历史原因,“西三局”有8万多人,年产煤还不足200万吨。2001年8月,神华先后对“西三局”所属的4个矿实施了依法破产,随后又进行重组和机制转换。到2004年,“西三局”职工人数已减为4万人。

  当然,这一举措带来的另一层影响是不少员工因此失业,多位神华员工也表示,鉴于这一点,在基层对张喜武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有员工因此表示,“基层的员工有的并没有享受到急速扩张的红利。”

  【张喜武履历】

  1958年,出生于内蒙古通辽

  1980年,毕业于阜新矿业学院(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前身),同年进入呼伦贝尔大雁矿务局

  1993年—1995年,先后在东北内蒙古煤炭集团公司、吉林煤炭工业管理局任职

  1995年,进入神华集团,担任驻矿区指挥部负责人,后前往神华东胜精煤公司任职

  1998年,出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2004年,出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2008年,出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2014年,调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

  2017年7月3日,因严重违纪遭到党内撤职、行政撤职,被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

  新京报记者 任娇


责任编辑:zhaoyue

相关阅读

毫厘财经 Copylift © 2017 haolicaij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