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厘财经 生活正文

德艺双馨著名艺术家——张海平

2018/11/8 17:39:27   来源:互联网

张海平

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

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

全国青年优秀工艺美术家

中国紫砂艺术家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江苏省宜兴紫砂协会会员

无锡工艺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

1963年生于陶都宜兴。江苏省宜兴轻工业学校陶瓷专业毕业,进修于南京艺术学院。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先生。

多年专业美术学校的系统学习,恩师的厚爱及悉心指导、加上自身的虚心好学、刻苦钻研,使他不仅拥有娴熟、扎实的紫砂制作功底,更传承了吕氏绞泥精湛而独特的紫砂装饰技艺。2002年,创办“天宝斋”——张海平紫砂艺术创作室。

他的紫砂作品形神兼备,并能在空间艺术中展现出简秀、典雅、古朴、含蓄的意境之美。多件作品获得工艺美术行业展评大奖,并被省、市级博物馆收藏陈列; 2006年,国家邮政局出版发行了以其作品为内容的名信片;2009年,“自然天成”等作品入选“新中国国礼艺术家精品展”并推荐作为国礼使用。



紫砂装饰的肌理美


宜兴紫砂据史料考证产生于宋代,盛于明清。实际上真正的高峰是现代,当今的紫砂新品层出不穷、名家辈出,无论是在继承传统还是前卫创新方面,今人在许多方面可以说是超越了前人。

紫砂收藏热得益于现代出版业的发达、文化信息的大范围传播。这几年各界对紫砂陶艺的推广和普及,各种紫砂藏品图典的陆续整理出版,使得紫砂收藏热的持续升温。当今的紫砂研究也使紫砂发展的脉络也越来越清晰,从明代的制壶大师,到清代的名家高手,如今的紫砂热使这些湮没在历史烟尘里的大师走到了艺术的前台。这些大师制作的作品看来似乎是横空出世,仿佛是无所借鉴,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些大师的作品也可能是受其它姐妹艺术的启发,但有一点不容置疑,就是凭借对自然的观察,生活的热爱,他们制作出了虽经几百年仍散发出艺术魄力的经典之作,而他们自己也无愧于“制壶天才”、“壶艺巨匠”这些称号。

在整个陶瓷的发展史上,紫砂陶艺术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艺术现象,紫砂陶不仅体现出独特的材质美、造型美、工艺美、装饰美,更强调肌理之美,这种现象在世界陶瓷发展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陶瓷的造型和装饰作为一个和谐的整体,强调实用性、审美性。在实用性上值得推敲的地方并不是很多,而审美性却是各个时代匠师们苦苦追求和不断突破创新之根本。

历代的积累,紫砂艺术的蓬勃发展,各种造型款式、装饰手法、创新观念已形成了十分丰厚的紫砂文化。而一种款式、一种造型,往往会产生几十种变体,高一些、矮一些、刚一些、柔一些……变化万千,正因如此,紫砂器在造型工艺上产生了许多无法逾越的高峰。那么装饰美就成为紫砂陶艺人不断创新和追求的目标。装饰得当,虽然造型样式是过去的样式,面貌上却能焕然一新。装饰所呈现出的肌理效果,也给紫砂壶带来新的生命力。

肌理是指体物表面的质感纹理,在现代工业产品设计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是工业产品设计师在设计产品过程中反复研究的一个重要因素。宜兴紫砂得天独厚的泥料、色彩、高温烧成后,表面结晶形成的微微凸起的颗粒,在视觉上形成色彩的微妙变化,在触觉肌理上也区别于瓷器和其它陶器。紫砂陶的表面肌理由于原料性质的不同,烧成后的肌理也不一样,可以说是粗而不糙,细而不腻,具有其独特性。

本文主要是着重介绍紫砂陶的几种不同的装饰方法而带来不同的肌理之美。

一、陶刻、肌理之刚性美

宜兴紫砂在装饰上比较注重吸收其它艺术的精华,用来丰富发展自身。书法、国画的引入,使得文人士大夫参与到紫砂艺术的创作中来,壶随字贵,字随壶传,字画壶艺相得益彰。书法、国画表面上看是视觉艺术,在纸面上谈不上触觉肌理,但是在紫砂器的表面上进行书法或山水、花鸟、人物装饰就非得有所讲究刀刻以后留下的肌理之美。

先讲书法,正、草、隶、篆,在刻法上就是不同的讲究,正楷用双刀起底,讲究行刀稳健、果断,可以作适当的修饰,特别强调起笔落笔。制作完成的字体、规矩、清秀、端正、严肃,有的匠师要求坯体在半干不干的时候起刀,这样,笔划挺刮利索,刻痕成倒三角形状,有很强的视觉美感,当然成败的主要关键还要看陶刻匠能否写一手好字,对书法的理解有多深。

草书、隶书在写法上本身就强调一气呵成,意在笔先,下笔有神,在刻法上虽无固定模式,主要强调韵味、生动性,因此体现在肌理上就有深浅、强弱、快慢的变化,不能随意、僵、硬、呆板,做作。以前有一装饰技师说:刻草书的时候刀要“舞”,一个“舞”字形象的说出了刻草书的精髓。

隶书和篆书带有明显的装饰性,体现在陶刻上主要强调金石感,所谓金右感,浅显的理解是刀在石上行走,石头上有明显的蹦边残缺,有些在意料之中,有些在意料之外,讲究意味,但整体上要能体现字形结构之美。因此隶和篆在陶坯上装饰,坯体干些为好,能起到自然蹦边的效果。这种肌理我认为最美,体现出朴素、浑厚、大方、自然、生动,极富装饰性。其中,装饰部份又可分为阴刻和阳刻,阴刻既可以大刀阔斧,也可以精雕细琢;阳刻用鸡喙等的手法刻掉装饰之外的部份,但在处理笔画上既不能过于光滑也不能过于随便,需要反复推敲,刻掉的部份宜平、板、死,要有如漫长岁月侵蚀后留下的斑痕的天然肌理效果为佳。

山水、人物、动物、花鸟的刻绘手法与书法的刻法类似。山水:山水在宣纸的表现上手法多样,勾勒、皱、渲染,在用水的技法上丰富多彩。而用刀刻表现受限制较多,其重点也只能在线上花功夫,增加线的表现力,山水在陶刻的表现手法上,主要强调远近景的刻划,依靠线的粗细、强弱、软硬、疏密等表达。如果用设计的眼光看,就是注重强调点线面的合理布局,密集点既可以为线也可以为面,同理,密集的线也可以成为面,在变化之中求统一。从表面上看单纯的线显得单调,但由于陶刻过程中运刀的轻重缓急,陶土中的细微颗粒的作用,刀的钝利程度,作者用力的轻重缓急,都会留下不同的痕迹。因此整体上看,一幅好的陶刻山水所形成的肌理之美,仍然是引人人胜的。雄健、犀利、大气磅礴,这些在当今的一些陶刻大师的作品中都能得到很好的印证。

人物相对于山水花鸟来说,显得难些,人物画强调造型能力,比例、动态、面部表情,稍有差错,观之就会别扭。在传统的陶刻精品中,人物题材不多。这几年一些新秀的陶刻人物画异军突起,应该说在创新能力上大大的超越了前辈。这与国画人物的发展密不可分,中国画人物在最近几年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全国性的美展人物画是重头戏,各类画谱、技法介绍的出版物更是层出不穷。在这样大环境的影响下,从事陶刻的匠师们无疑能得到极大的启发,除了传统的古典人物画题材得到进一步的挖掘,一些新型的装饰绘画木刻技法也在进行着大胆的尝试。人物画在陶刻上的表现,其表现力比起纸面上更为细腻,在光滑的器物表面,用锋利的刻刀刻出的条条细线,高超的装饰技师也可以随意的表现出细若游丝的毛发、服饰上的图案,利用线的光滑粗涩表现出不同的质感,形成一种无法言喻的肌理之美。一幅好的陶刻人物图,不仅要求布局编织之美,人物动态美,更要求发挥行刀破土的肌理美。如仕女长发人物的表达,密集的头发形成起伏的节奏韵律,通过刻刀一根根的细刻,组合在一起后就成为一个很好的装饰面,阴线与阳线相互交织,极富装饰的韵味,在视觉与触觉上也有非常生动丰富的肌理感。

花鸟题材:文人墨客参与者就更多,中国画的花鸟名家高手中有大师参与紫砂器的装饰,连续多少年的紫砂金秋笔会,都会产生出数量不少的杰出作品。艺术家自身的高素养、高眼界,重创新、重个性、重自由,这些都无疑为紫砂装饰吹进了阵阵春风。也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装饰技师对陶刻的理解,使刻法朝多元化方向发展,名家的参与开创了陶刻装饰的新风,简约、生趣、以少胜多、画龙点晴,突破了以前千人一面的装饰风貌。一些文人画高手的作品,不仅题材幽默,表现手法自由,在陶刻肌理的表现上,更有一种残缺的历尽沧桑、老辣雄强的美感。综上所述:陶刻作为一种传统的装饰方法,利用对比、统一、变化、和谐等视觉和触觉肌理来唤醒人们对美感的认识。

二、泥绘:肌理之柔性美

泥绘:顾名思议就是用泥浆在器物的表面上进行装饰,泥绘的泥浆既可以用同器物一致的色调,也可以用对比的色调,视需要而定。泥绘的泥浆可细、可粗、烧成后形成的肌理也不一样。泥绘的目的也是为了突破器物表面单一的视觉和触觉的肌理效果,泥绘不同于浮雕,泥绘有一种绘画之美,利用泥浆的稀薄、干涩、笔触的强弱,形成一种斑驳如油画般的肌理效果。泥绘适合于表现山水、花鸟,如果色彩搭配合适,有很强的表现力。泥绘装饰的本质,也是追求一种粗中寓细的肌理之美,泥绘相对于陶刻来说属于柔性装饰。点彩虽然也是类似于泥绘,五颜六色的釉色,过于光亮的表面,本人认为并不适合于紫砂器物的装饰。紫砂器在色彩属重色,浊色调,点彩用的釉色大部分是鲜艳的纯色,搭配在一起视觉效果并不和谐统一,风行一阵以后很快就沉寂了,其原因也就不言自明。

三、镶嵌,材质之肌理美

镶嵌金丝、银丝以及不同色彩的泥料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的装饰方法。黑色、红色、绿色的紫砂器皿身上以金银丝,通过镶嵌、敲打、锉平能产生出非常华贵的装饰效果。金丝、银丝以连续或适合纹样的形式对器物的周身进行装饰,有金碧辉煌之感,在视觉或触觉上装饰部位给人以重金属般明亮的肌理效果。有的以大小不同的点进行装饰,点在排列上由于疏密聚散的不同,产生出较强的节奏和韵律的变化。银色或金色的色彩也和暗色的器物产生出强烈的对比,光彩夺目,起到了十分鲜明的装饰效果,金属的光洁明亮与陶器的细微的粗涩起到了很好对比之美的肌理效果。

色泥的装饰:就是在器物周身进行图案设计,在坯体半干的状态下,图案部份用阴刻的手法刻掉,在刻法上不必强调书法用笔,抑扬顿挫,只要求刻划边的边线光滑,连续图案对称均齐,深浅尽量一致,刻完后用另一种色泥进行填充。

四、喷绘:肌理之朦胧之美

喷绘是最近几年才产生出的全新装饰方法,目前也只是极少前卫的设计师掌握此法。利用色浆或色素调和泥料,用空气喷枪或喷笔进行装饰。首先在器物上做好遮挡,露出需要装饰的部位,利用喷枪喷出的雾料多少,产生色调的过渡变化,形成阴暗差异,使装饰画面富于立体感。比较适合表达写实的题材,如鱼身上有规则的鱼鳞、花鸟、走兽,但也有设计师运用此法用纯粹抽象的色块色点进行装饰,由于喷绘产生色调强弱不同,色彩上便有明显的深浅变化,造成朦胧的肌理之美。

五、绞泥:肌理之自然美

绞泥:是近代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首创的一种紫砂装饰方法,是用两种或几种不同色彩的紫砂泥绞合而成的一种装饰方法,其装饰效果在于材质统一,富于变化,在视觉上有很强的冲击力,在触觉肌理上趋于一致,让器物产生魔术般的装饰效果。紫砂的纹理也是这样的装饰手法,只是在图案的设计上强调自然天成,力避机械呆板的图案构成效果,强调画面的似与不似之间的抽象美、装饰美。制作设计强调作者的生活观察能力和想象能力,使之产生的装饰效果在视觉上能取得丰富多变,在触觉上却是与器物产生浑然一体的肌理效果。丝毫不破坏器物的外形,真正使装饰和造型融为一体。

谨以此文对紫砂装饰所形成的肌理美,做了一个简约的分析。装饰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制作肌理的过程,装饰题材和装饰手法的不断更新、丰富对我们拓宽紫砂陶艺创作的思路大有裨益,并使紫砂陶艺向着更好、更高的层面持续、不断的健康发展。



“意境小径”上的寻美者

――论张海平紫砂壶艺


                王星琦 陈明明


陶都宜兴,素以紫砂名闻天下。自明代以来,宜兴抟砂制壶者众,紫砂名家灿若群星,供春、时大彬、陈鸣远、邵大亨……风起云涌,佳器迭出,真可谓遗珍琳琅,令人叹为观止。今欣逢盛世,不仅大师名人风华辈出,更有青年一代紫砂艺人锐意创新,巧智贯艺,丁蜀天宝斋主人张海平,无疑是其中的皎皎者之一。

与许多紫砂陶艺人一样,生于陶都的张海平,自幼即耳濡目染,深受陶艺文化熏陶,其后跟随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学艺,浸淫紫砂陶艺,道法自然,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悉心钻研探索,使得古老的紫砂在空间艺术中逐渐展现出典雅、古朴、简秀、含蓄而又无穷的意境之美。

意境,在中国美学中是一个独特的审美范畴。它是情景交融、高度统一的艺术形象对欣赏者所触发并拓展出的丰富想象的审美空间,是人类创造的艺术表现形式的一种基本形态。艺术意境的营造,是在艺术家通过审美实践所产生的审美经验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审美联想、审美妙构后运用各种有效的艺术手段,经过艺术的再创造,所营造出的一种美的境界。

传统的诗书画等艺术领域在意境之美上所取得的成就,早已得到举世公认。作为中国传统工艺的紫砂壶艺,本身根植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其造型艺术自然无法摆脱中国传统美学影响,然而纵观紫砂壶艺,我们不无惊讶地发现,艺人的创作多集中于造型的均称、巧拙、虚实等方面的探究,意境之美在此领域却没有得到充分地展示。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相对诗书画等艺术形式,紫砂壶艺的发展历史较短,而且最初是作为日常用品出现的,其美是建立在技艺和实用的基础之上的,不讲求美感是不可能创作出高水准的作品,但一味唯美,也肯定是不行的。此外,历史上大多紫砂从艺者素质修养有限,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却并不意味着紫砂领域没有意境之美的创作。伴随着紫砂壶艺的发展,特别是历代深谙中国审美特征的文人的积极参与,紫砂艺人在创作中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展现出意境之美。如大家都很熟悉的“圣思桃杯”,其匠心独具的塑形,气韵生动,令人数百年后透过沧老仍可感觉到桃的勃勃生机;顾景舟的“紫泥天鹅水盂”,以轮廊分明的块面塑出浮水天鹅造型,设计巧妙简洁,虽是案头小品,但悠然自得之意扑面而来;吕尧臣创作的“天际壶”,壶身下端以绞泥形成水流波浪曲线,壶身上部大片空白,配以扁长的壶身,尽显李白诗句“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的意境,堪称是由泥色化为诗境的典范。

张海平在紫砂壶艺道路上不断的积极探索,正是对意境之美的自觉追求。

在张海平眼中,紫砂陶艺的魅力,在于它的丰富,它的可塑,在于它可诠释自己欲表达的情感。的确,与欣赏者一样,制陶者最渴求与希望的是,在做陶艺或欣赏陶艺中,忘掉烦恼,过滤杂念,寻求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可以说,张海平的紫砂生涯源于兴趣,他最初的陶艺主要是通过观摩“自学”的,后来师从吕尧臣,才系统地接受了紫砂陶艺训练,逐渐掌握了娴熟的紫砂技艺,特别是传承了吕氏绞泥技艺的特色,对紫砂这一特殊载体的充分了解与掌握。然而随着学习地深入,张海平越来越发现,经过数百年的传承与发展,现代紫砂技艺在某些方面远胜昔人。然而与成熟的技艺相比,创作者的艺术创新却难以走出昔人的阴影。如何在创作中展现新一代紫砂陶艺人的理念与追求,成为自己不得不面对的课题。于是他陷入了沉思……

这样的课题,是历史性的,是时代性的。遭遇这样课题的,远非张海平一个人。许多紫砂艺人都在为此而努力。他们在创作中,有的玩出了“摔壶”,有的玩出了“人工窑变”,有的玩出了“工笔点彩”……张海平漫步艺术历史长廊,自己置身于第三者地位,冷静地观察与思考。先贤有云:“艺术开始的地方,也是机械式的技巧终结的地方。”这宛如当头棒喝,使他跳出了技艺的窠穴――

紫砂壶艺的创作,不只是技艺的展现与堆砌,而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赋天趣于自然,蕴情韵于有形。

回顾自己的艺术发展之路,张海平觉得恩师吕尧臣的“小石冷泉壶”对自己的影响最大。在古人眼里,“画水至难”,可是这件作品却大胆地超越了传统造型款式,“不足于水,假物得姿”,以宛如被古溪急流冲刷了千年万载的天然卵石,令观者“似见清泉石上过,疑有溪声耳边来”。面对此壶,张海平领悟到,艺术不仅要做到“以大观小”,而且能“小中见大”,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情形交融的造型,形有尽而意无穷,使传统虚实相生的紫砂器体现出韵味无穷的审美特征。于是,他开始主动地追寻意境之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古拙大雅的“禅意”、苍劲浑然的“天缘”、敦厚磅礴的“补天”系列……一件件佳作问世,给熟悉紫砂壶艺的人们带来惊喜不断。

“青鸟”壶可谓“海平壶”的代表之一。作者在创作时精心选配了深色的紫砂泥料作壶身,然后通过娴熟的绞泥技艺,在壶身上自然而然地”洒“落几朵红瓣黄边的丁香花,又别具匠心地配以写意式鸟形壶钮,综合紫砂陶艺的种种手法,生动形象地再现了唐代诗人李商隐“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的诗意。

“一壶春雨梨花红”,是张海平的又一精心之作。这种作品通过嵌泥与绞泥之技,在端庄的壶身上形成冰纹与梨花,写意地描绘出春雨江南的俏丽意境。有趣的是,当人们欣赏这把壶时,常常会心生疑问:梨花不是白色的吗?怎么会有红色的梨花?是的,人们在自然界看到的多是白色的梨花,然而,在艺术创作中,张海平师造化而不为造化所拘――此壶以正宗的紫砂原矿为原料,壶身为紫偏红色,若点缀以白色的梨花,显然太过突兀,与壶身难以融为一体。于是他别出心裁地“创造”出了红色的梨花,一举解决了色彩搭配问题,使整个作品呈现出和谐的整体感。有人欣赏此壶时曾建议说,壶名不如改为“一壶春雨杏花红”或者“一壶春雨桃花红”、“一壶春雨海棠红”,那样不就与大自然相合了吗?但张海平“固执己见”。在他的艺术世界里,海棠、桃花、杏花虽红但过于妖娆,唯有冰清的梨花才适合质朴而高雅的紫砂来表现。艺术家以心灵映射万象,代自然而立言,正如李贺诗歌所谓“笔补造化天无功”。“回黄转绿,看朱成碧”,在艺术创作上,这是一个从“写实”到“传神”的“有我之境”的创造过程。对张海平来说,红色的梨花,显然是一个大胆而又成功的尝试。其实,在艺术史上,类似的这样大胆而又成功的尝试并不鲜见。王维创作的“雪里芭蕉”显然与时令不合,历来为其辩护者甚多,其实,王维创作根本“不在乎”其笔下之物是否与时令相符,一如《梦溪笔谈》所引张彦远之语云:“王维画物,不问四时;桃杏蓉莲,同画一景”。兴到神会的艺术世界岂能等同于自然世界?又如当代董希文在创作油画《开国大典》时,为了显出天安门广场的明朗开阔,群众场面的雄壮宏伟,他在构图上不仅把天安门城楼中间两根廊柱之间的跨度大大放宽了,而且从透视学的角度出发,画面右方应该能看到的半边柱子也没有画上去。虽然这和实际生活中的建筑构架相差悬殊,但却在画面上使得国家领导人置身在这样一个天地恢恢的气氛中,从而体现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的庄严时刻。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对这样大胆的构图处理激赏有加,认为绘画应该服从自身的艺术规律。他说,这在建筑学上是一个大错误,但是在绘画艺术上确是一个大成功。当代大家启功喜画“朱竹”,常人难以理解,启功解释曰:墨竹也好,朱竹也好,都是画家心中之竹,都是画家借以宣泄胸中之气的艺术形象,都不是严格的写实。启功此举,在苏东坡那里早已流出笔端了。苏轼也喜欢画朱竹。换句话说,这是志在笔墨,而非志在物象。物象几乎要成为舒适笔墨下的载体,而这种舒适笔墨下的物象,又与他们的诗情相结合,成为一种新的东西。诸如此类的例子在艺术史上可谓屡见不鲜。

一砂一世界,一壶一乾坤。世界是无穷尽的,生命是无穷尽的,艺术的境界也是无穷尽的。张海平在紫砂壶艺的意境美上作出了积极主动的尝试,这样的尝试还有待于深入。令我们高兴的是,在这样的艺术道路上,张海平并不孤独,不少紫砂艺人正与他朝着同一目标而努力。我们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当代紫砂壶艺一定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期待他们有更多的精彩之作问世,丰富紫砂壶艺的苑囿,也丰富我们美的生活。


补天:作品创意来源于《淮南子》“女娲补天”之神话。此壶以优质紫泥……壶形磅礴敦厚,气势夺人;壶体饰以缥缈之红色绞泥寓意娲皇以火炼五色石补天。整个作品形象地再现了“补天”古神话的奇幻境界。


天成:山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先哲之思,妙悟成壶。该作品选用……,特别是以娴熟的绞泥技艺展现树木纹理,装饰意象自然天成,以妙造自然为胜事。艺乎技乎,心游万物而又忘物,是谓天成也。




责任编辑:王梓胧

相关阅读

毫厘财经 Copylift © 2017 haolicaij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